跟踪报道:老张维权记(3)

2007年04月16日

(续上篇)4月12日临下班的时候,经理叫住了老张,说公司没批准他的离职申请,问他明天能不能来上班。老张愣了一下,不知道经理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,回答道:“我的声明已经写得很清楚了,不过考虑到工作上有些事还没交待清楚,我明天还是会来的。”经理呃了一下,就没再说什么了,转身离去。

4月13日早上,老张像往常一样照常上班,一大早老总就又叫他去办公室。老张心想:这次应该是公司准备妥协了吧,得好好跟他们谈谈。想到这里心情有些小好,脚步也轻快了不少。去了之后才知道,事情并非如此。一进门老总头也没抬就劈头一句:“你的申请公司没批,你还要继续上班。”老张有点无语,也开始变得有些烦躁,声音很低却字字掷地有力地说道:“我的声明里已经讲得很清楚了。如果还继续这样,就是公司逼我,想变相辞退我。”老总放下手中的笔,抬头仔细的看了看他说:“变相辞退那是你自己的观点,公司没有这样做。现在你还不能胜任这个工作,现在只是调整一下。要是你觉得你有能力的话,请将进公司以来的工作做一个总结交给我。”老张越听越气,反问到:“从3月29日到4月12日这么多天时间,怎么不说让我写这个?我不想写!”说完,还没等老总反应过来,就扭头走出了办公室,然后给经理打了一个招呼就回家了。 

中午11点,公司文员发来一条短信,说离职申请公司没批,必须继续上班,还有一个通知等着他去拿。老张拿到一看,上面的大意是公司还没批他的离职,必须按时上班,否则按旷工论处。

公司的通知

先后两次被公司拒绝,老张越来越感到维权之路的艰难。本来和谐的劳动关系全因一纸通知激起层层涟漪,如今公司显然已经将他逼到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。每当一个人的时候,老张就在想,这到底是怎么呢?为什么啊?

这些天以来,老张跑来跑去,多方交涉,连吃饭睡觉都在琢磨着下一步如何走?如何应对?搞得老张身心疲惫,不知不觉饭量下降了很多,晚上睡觉也睡不着了,人变得越来越憔悴。

降薪事件已经完全打破了老张的正常生活。

也许,到了应该提起劳动仲裁的时候了。老张心里乱乱的。

请查看:跟踪报道:老张维权记(4)

分类:生活日志 | 标签: 工作法律 | 查看:3421
跟踪报道:老张维权记(2)跟踪报道:老张维权记(4)

发表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