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踪报道:老张维权记(2)

2007年04月15日

四处咨询

(续上篇)到了星期三,也就是4月11日,老张拉上朋友阿平一起来到街道劳动保障所。阿平比较细心,说话也得体,正好是老张的好参谋。他们叙述了一遍整个过程,工作人员就给他们泼凉水了,说单位降低员工的浮动工资是合理合法的,应该接受公司的安排。老张说:即便那样那也要自己同意才行啊。再说,根本就不是什么浮动工资,而是公司在偷换概念。我们的工资一直都是这么多,即使去年3月到年底公司都是处在半停顿的状态,工资不曾变过,现在公司的经营已经恢复正常了,反而要降工资,这能说的过去吗?老张建议劳动部门出面协调一下。

工作人员还是坚持说公司降薪是合理的之类的话。阿平插了上来:按合同上发放684元,珠海哪里有这个工资,在珠海能活人吗?如果按合同来我们还要继续上班吗,那岂不是要饿死了。他们三个争执了半天,也没什么结果,老张只好与阿平出了劳动保障所。在转往劳动局的路上,老张对阿平说,那个人跟本就没有尽职尽责维护劳动者的利益,也许是公司老板已经跟这里打过招呼,要压一下我,要么你看他懒的动,摆出一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架势。 

现在到底去哪里求助? 老张心里一时没了底。去劳动局吧,阿平说也可能没用。老张说既然已经到了门口,进去看一看也无所谓。他们在门口商量了一下就进去了。

这次还是上次接待老张的年轻人,他看了一下老张手里拿的公司回复,就建议去劳动仲裁。老张问,胜算有多大?年轻人笑了一下,说他也不能确定,即使法官法官也不能在开庭以前预测案件的输赢。老张出了办公室,咨询了一下仲裁的程序就返回了。

 再次交锋

下一步该怎样走?前方似乎没有了目标。老张心里满是惆怅,真想一辞职了之,可是想到公司这样对待自己,他还是觉得不能放弃,既然事已至此,何妨拼个头破血流。就像秋菊一样,真正的在乎的不是输赢,而是要找出一个说法。想了良久,他决定明天给公司一个声明,要求付劳动保险和经济补偿等费用,限三日内结清。反正老张是一天也不想在那里呆下去了,弄得人不是人鬼不是鬼,浑身不自在。

4月12日一上班,老张就递了一份声明,向部门经理说要交接工作。经理让他填离职申请表,他在上面写上离职理由:由于公司单方面调整我的待遇,变相辞退迫使我离职。经理看了后,摇了摇头说:“这样填公司肯定不会批的”。老张说公司批不批他不管,那是公司自己的事情。经理也很无奈的,表上加具的意见改了好几次,没办法又让老张重填了一份,才终于签了字,由老张亲自将表递交人事部。

老张的声明

请查看:跟踪报道:老张维权记(3) 

分类:生活日志 | 标签: 工作法律 | 查看:2800
跟踪报道:老张维权记(1)跟踪报道:老张维权记(3)

发表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