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遭遇网络“合吃族”

2006年05月20日

下午“非人”驾到——就是那个在网上鼎鼎大名的非人。开始她发短信问我从客运站到中华广场如何坐车,后来就告诉我就要光临我的小窝了,这让我感到有些受宠若惊。虽然在网上聊了那么久,但还是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,有些奇怪,这样一个在QQ群里伶牙俐齿的女孩子讲起话来却并非如此。也许,就像我一样,表达能力滞于大脑运行速度。 

除了非人,最初见到的还有另外两位校友:小邬和Yanan。现实版的非人和网络上有些不同,开始时竟然没有认出来。小邬就像她的网名一样“霜降红富士”,白里透红,很可爱。非人的短信中提到“yanan”我原以为是个女孩子,见到他才发现判断失误,明明是个乖巧的大男孩,几分钟后我们就无所不谈了。

 

这就是广记酒家的“鹅姆掌翼煲”

原来晚上在万福东路一家叫做“广记酒家”的地方还有一场校友聚会。讲起来有些复杂,非人在网上结识了一个自称“虎哥”的人,他发起并组织了广州湖北老乡“吃遍广州”活动。今晚,将是该活动的第二站。因此,非人召集校友群里几个人一起跟随活动举行聚会。据说,该店专卖鹅食品,尤其是“鹅姆掌翼煲”名闻遐迩。该店不大,没做任何装修,但每天都会有很多人在门口排队等位。我记起来,那次与卓域几个老同事就在那里吃的,店面虽然看起来不眨眼,但味道还可以。前几天,参考消息有外电报道中国兴起“合吃族”,没想到恰好这么快碰上了。 

以食会友 济济一堂

非人与“虎哥”通过电话后,我们大约6点钟就出发了。很快不到半小时就到了,发现已经有“虎哥”的人马围了一桌坐了起来。一会儿“虎哥”终于出现了,一个壮实的中年男人,长得有些像广东移动原老总李刚,就是皮肤有些黑黝黝的,显得面善而豪爽,言谈中又不失商人的睿智。他见到我们就非常热情,一个个地握了手后,就谈起了“在广州的湖北老乡”和这次吃遍广州活动,“就是让在广州的老乡尝一尝广州的美食,促进大家的交流”。

7点开吃。我们这一桌又增加了刘、郭、许、商。揭开砂锅,热气腾腾,焖好的鹅翅、鹅掌香气逼人,吃起来别有味道。在广东话里,“姆”只是个语气词,“鹅姆掌翼煲”其实就是鹅翅、鹅掌了,这样解释的话,就不觉得那个名字拗口难记了。因为是“家传菜”,老祖宗多半没文化,没起个抽象意义的好名字,就这样芝麻西瓜“传”下来了。幸好,21世纪有我们这样依靠网络来聚餐的,不会因为小店粗陋、名字难记而错过一顿美餐。

我们这一桌校友帮

一口鹅肉下肚,肠胃皆香。大家情绪高涨了起来,啤酒乒乒乓乓地干掉。想起了交大的樱花、男生女生、回民街的的小吃,大家各自谈起了自己的生活和工作,感觉相互间又了解了很多。郭和商被称为“黑白双煞”。郭黑脸又着黑衣,挺能鼓噪,来自金融系名片上却印了“工程师”,据说做销售的他跑遍了广东的角角落落。做记者的商是一个白白净净的小生,他说在大学期间还见过我,我倒没有印象,不过挺眼熟。许和我一年前见过,没变什么样子,只不过这次我知道他与兜兜同乡,聚会结束后,他还蛮有兴致地到我的住处小坐片刻。刘欣五一从海南度假回来,脸晒黑了,喝酒前他都一边盯着杯内,一边紧盯别人,能不多喝就不多喝。非人去了“虎哥”一桌,留下了小邬和兜兜坐在一起,看着我们几个男人你争我喊地聊天。

我也喝得头有些痛了,情绪亢奋,话也多了。Yanan更不胜酒力,说起话来舌头都直了,我们临走的时候,他还举着杯子非要和一位“老乡”干掉,我和高坡拉都拉不走。

回到家,我向群里其他人通告了晚上的活动。一会儿“霜降红富士”、“难得糊涂”、“流动的河”都来回应,表明他们也回到了家。非人还有第二场活动,这个时候不知道她在哪里疯呢?

“虎哥”的“第三吃”就在下周六,到时候是炖品,目前还不知道在哪里举行。不过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通过“虎哥”的网上论坛进行联络。替“虎哥”在这里友情宣传一下。

粤楚论坛:里面有个“广州活动版”,版主就是Tiger。

广州龙迹户外运动俱乐部:“同城相约”,里面都是会员发起活动。

我就暂不发布虎哥的联系方式了,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找。

分类:生活日志 | 标签: 网络美食 | 查看:2447
揭穿地产商的十大谎言二手21寸长虹才卖280!

发表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