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家……

2006年01月18日  No comment

我的车票写着两个字“回家”,后面的省略号表示:半个小时后即将带着所有行李奔赴火车站,5个小时后开往家乡的列车即将启程,30个小时后我到达西安,2天后到达家里。千里奔波,我将最终回到一个没有互联网没有博客的地方。这是我暂时失去的,得到的也许更多。
阅读全文 »

终于订到了18日的火车票!

2006年01月10日  No comment

――→ Yeah! ←――
成功秘诀:拨打95105105,屡败屡战!
最终,成功降临到了我的头上。
好兴奋!

阅读全文 »

年“关”将至

2006年01月10日  No comment

过年是一道关,这句话一点可不假。古时传说这“年”就是一种食人怪兽,每到腊月会跳出来吃人。那是有形的恐怖,对现代人来说,年虽不及如此令人胆寒,但也是一种无形的难关,愁在眉头,结在心头。好的开头就能预示好的开始。过得不够顺利的话,也叫人感到一年的不爽快。如今,过一趟年,真是不容易啊。年龄关 过了年,对小孩子来说,无疑预示着又有一次成长。而对25-30岁的青年人来说,又面临着事业、爱情与家庭的挑战。年龄增加不再拿出来炫耀...
阅读全文 »

人生有几场相聚

2006年01月08日  No comment

自离开卓域已有9个月了,而那些快乐的日子总让我闲暇时回忆起来,分外生动。周四突然脑袋里蹦出个想法,我们是该聚会了。一切安排得很顺利,今天下午2点在海印缤缤广场的堂会,我、Jack、Kent、Ann、Meggie、Helen、Sarah和一个叫Suky的女孩,一起KTV。然后……
阅读全文 »

腊八粥VS烙面

2006年01月07日  No comment

刚刚打开搜狐看新闻,一张图片新闻“杭州城腊八粥飘香”出现在新闻中心的显要处。看看日历,果然今天是腊八节了。腊八粥的传说 据说腊八粥传自印度。佛教的创始者释迦牟尼本是古印度北部迦毗罗卫国(今尼泊尔境内)净饭王的儿子,他见众生受生老病死等痛苦折磨,又不满当时婆罗门的神权统治,舍弃王位,出家修道。初无收获,后经六年苦行,于腊月八日,在菩提树下悟道成佛。在这六年苦行中,每日仅食一麻一米。后人不忘他所受的苦难,于每年腊月初八吃粥以做纪念...


阅读全文 »

电脑,对你既爱又恨!

2006年01月04日  No comment

坐在电脑前,又回想起一天的经历,竟然一个字也写不出来。最近看过一篇文章,作者指出,每天工作之余,如果还有闲暇,最好读一篇文章,写一段文字。如果忙的话,至少也要留出几个小时来思考。“最好不要上网超过一个小时。为什么这样呢?作者说,坐在电脑前,人的大脑基本处于空转状态,最浪费时间。我想我正是这样,每天呆在电脑前十个小时以上,大约现在这样还能写点东西,没有患上痴呆症已经算很幸运了。但是,我又离不开电脑和网络。没有网络,我的工作会瘫痪一半...
阅读全文 »

兜兜高兴地一蹦三尺高

2006年01月02日  No comment

今天,携兜兜同游南海之西樵山,兜兜高兴地一蹦三尺高!早上8点钟,我们自奎光楼出发,一心只想着早点登上观音文化苑好看日出。尽管9月份来过一次,但那次是从登山大道开车上去的,这次只有靠自己努力了。我们遇到的第一个景点算是一座庙宇,也没仔细看名字就冲了进去。兜兜一进门拜倒在一尊神像前,只见她闭上眼睛也不知道在祈祷什么。出了庙宇,我们沿着一条小路向右走,经过一道叫做“一线天”的石门,小路变得又窄又陡。看着道路愈加险峻,兜兜死也不肯...


阅读全文 »

从头开始

2005年12月31日  No comment

今天就开始放假了,学校有些变态,偏偏比全国人民提前一天放假提前一天收假,这样第一天兜兜在上班,我却无所事事,第四天我已经上班了,兜兜还在休假中。下午3点多,兜兜算是可以提前下班了,我邀她陪我一起北京路买衣服。路上好多人,挤来挤去,我发现时间不多了,还要早些搭车回家,就牵着兜兜游走各个卖场。从北京路右边串进去,又从左边串出来。行走匆匆,难免横冲直闯,害得兜兜直埋怨我“不像逛街,像是赶集”...
阅读全文 »

我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

2005年12月29日  No comment

以前我以为自己是一个完美主义者,常常沉浸在不厌其烦的修改中,尽管因此而浪费了很多时间,而仍然自得其乐,乐此不疲。现在我才知道我不是。很容易满足,很容易随而安。越来越不像一个完美主义者了。但像现在,我看着自己曾经草拟的文案,左看右看,都看不出我要对它作如何样的修改才能满足老板的意愿,一直让我头痛不已。做市场策划是一件苦差事,我现在才体会到了。我不得不与一些不喜欢的人打交道,不得不揽起许多杂七杂八的事情,统统为之负责而不能作出决定...
阅读全文 »

归来之日

2005年12月28日  No comment

归来之日,静悄悄的,已是凌晨5点,车在路上刚好行驶了9个小时。还没到站,车却停在路旁,不知多久了,是有人下车的声音将我们吵醒了过来。透过窗子,可以看到路旁灯火阑珊,天空还是暮色凝重,不过相信黎明很快就会到来了。我们辨认出这是广汕路,顿时觉得心里放松下来。这条路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,回家的路如此让人觉得亲切。我们匆匆将行礼从车上一件件搬下来,我才从车上下来。凉风徐徐而来,带着些湿气,显然是因为昨天下过雨了...
阅读全文 »